当前位置:首页 > 合同纠纷
【办案文书】陈某某买卖合同纠纷案(表见代理)代理词
来源:广州律师网  作者:管理员1  发布时间:2015-12-02 22:49:25

陈某某买卖合同纠纷案(表见代理)代理词——承办律师王永健律师


陈某某买卖合同纠纷案(表见代理)代理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接受上诉人陈某的委托,指派本律师为其与晋某源公司、一八酒吧等买卖合同纠纷一案再审二审阶段的代理人,经查阅本案卷宗、参与本案庭审,现发表如下代理意见。
    本案的焦点问题为:吴某以“一八酒吧”的名义与晋某源公司签订《终端购销与促销推广协议》的行为是否构成表见代理。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九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当前形势下审理民商事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第13、14条的规定,对表见代理的认定,应同时符合两个条件:1、是否存在诸如合同书、公章、印鉴等有权代理的客观表象形式要素;2、相对人主观上是否善意且无过失的相信行为人有代理权。
    本案中,吴某的行为不构成表见代理,理由要点为:
    1、没有加盖公章的营业执照等复印件不符合表见代理的客观表象要素要求;
    2、晋某源公司明知吴某不是一八酒吧的投资人,且当庭承认签订《终端购销与促销推广协议》时不确定吴某的身份,却没有向投资人(即上诉人陈某)核实,主观上存在过失,不符合表见代理主观上善意且无过失的相信行为人有代理权的要求;
    3、晋某源公司欲突破合同的相对性,依法负有举证证实吴某的行为构成表见代理的义务,否则,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
    4、上诉人陈某未将一八酒吧的证件原件及公章交付给吴某,一八酒吧的经营权并未变更。
    具体论述如下:
    第一,没有加盖公章的营业执照等复印件不符合表见代理的客观表象要素要求,而晋某源公司主张的其他客观要件均无证据证实。
    1、根据晋某源公司提交的证据,签订合同时,晋某源公司仅看到吴某提供的一八酒吧的营业执照复印件、酒类零售许可证复印件、食品流通许可证复印件,且复印件上均没有一八酒吧的盖章和投资人的签字。这样的复印件可以通过工商局、一八酒吧的经营场所等途径获得,明显不能反映出吴某有权代理。
    2、晋某源公司主张《终端购销与促销推广协议》的签订地点为一八酒吧,故其相信吴某有代理权,但没有任何证据证实。
    从晋某源公司提供的《终端购销与促销推广协议》来看,协议上并未明确签订地点,且该协议的有四方当事人,吴某仅仅为其中的乙方,最后的落款处,部分当事人尚未签字盖章,从协议涉及的人数及签订情况来看,无法印证晋某源公司的签订。
    3、《终端购销与促销推广协议》本身存在诸多疑点,不能证明系一八酒吧的行为,且晋某源公司对于关键事实的陈述前后矛盾,其陈述不可信。
    (1)《终端购销与促销推广协议》乙方处只有吴某的签字以及吴某手写的“桂城一八酒吧”字样,没有一八酒吧的盖章及上诉人的签字;
    (2)晋某源公司系将消费宣传费直接支付给吴某,而不是一八酒吧,系与吴某个人之间的约定;
    (3)《终端购销与促销推广协议》第1.2条明确指定货物签收人为“詹某动”,但晋丰源提供的送货单上均没有“詹某动”的签字。且詹某动的身份存在非常大的嫌疑,因为詹某动系协议的保证人,但晋某源公司却主动放弃追究其责任,存在串通损害他人权益的嫌疑;
    (4)《终端购销与促销推广协议》第八条的协议有效期系事后填写,且有修改嫌疑,该协议的真实性、有效期等均有很大的疑问;
    (5)《终端购销与促销推广协议》的签订时间无法确定;
    (6)晋某源公司的陈述前后矛盾,其诚信存在很大的疑问,没有证据的陈述不应采信。如:再审一审时,晋某源公司称协议签订时间为2013年4月18日;再审二审时,晋某源公司称协议签订时间为2013年4月,系先签协议后支付消费者宣传费,但从晋丰源提供的支付凭证看出支付的时间为2013年4月16日,即付款发生在协议签订之前,晋某源公司的陈述前后矛盾。
    第二,晋某源公司主观上对吴某的身份不确定,在没有核实的情况下签订了合同,且在事后没有向一八酒吧的投资人核实,其不符合表见代理主观上善意且无过失的相信行为人有代理权的要求;
    1、晋某源公司在庭审中提交了一八酒吧的工商查档资料,证明其在签订协议时,明确知道吴某并非一八酒吧的投资人;
    2、《终端购销与促销推广协议》第7.2条明确约定了“乙方(即吴某)须向甲方(即晋某源公司)交付加盖公章的相关证照复印件,但吴某提交的证照复印件上均没有加盖公章。由此可证明,不管是法律还是双方的协议约定,晋某源公司均应核实吴某提交的复印件是否有一八酒吧的盖章,而事实上晋某源公司没有进行核实,其明显存在过失。
    3、晋某源公司对吴某的身份不确定,但没有与一八酒吧的投资人核实。
    再审二审庭审时,晋某源公司明确“对吴某的身份不是很确定”,但还是认为吴某系代表一八酒吧,这证明了晋某源公司主观上存在明显过失。
    虽然晋某源公司自称事后曾与上诉人陈某电话联系,但上诉人从来没有接到有关《终端购销与促销推广协议》核实的电话,晋某源公司亦未能提供证据证实。再审一审时,法院在审理查明后,亦对“晋某源公司曾与陈某联系,求证了吴某向其承包一八酒吧的事实”不予确认。(详见再审一审判决第21页第二段)
    4、晋某源公司在签订协议后,亦没有与一八酒吧、上诉人陈某联系,要求确认《终端购销与促销推广协议》。
    第三,合同相对性系合同法的基本原则,晋某源公司主张一八酒吧、上诉人对吴某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依法负有举证义务,否则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九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当前形势下审理民商事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第13、14条等法律规定,晋某源公司对吴某的行为构成表见代理负有举证义务,因此,在审理一八酒吧及上诉人等是否应承担《终端购销与促销推广协议》的义务时,法院应审查晋某源公司提供的证据是否足以证明吴某的行为构成表见代理,而不是审查上诉人能否证明吴某的行为不构成表见代理。
    如前面所论述,晋某源公司的证据明显无法证明吴某的行为构成表见代理,依法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
    第四,上诉人陈某未将一八酒吧的证件原件及公章交付给吴某,一八酒吧的经营权并未转移,即使事实上移交了部分设备,也不能认为吴某可以以一八酒吧的名义对外经营。
    本案中,法院在审查吴某是否获得经营权时,应从两个层次来考虑。
    第一层次是审查晋某源公司的注意义务。
    在审查吴某是否获得经营权之前,应先审查晋某源公司在签订协议时是否尽到了对该事实进行核实注意的义务。结合前面的论述及晋某源公司的庭审陈述,晋某源公司明显没有对此进行核实,由于其没有尽到核实注意义务,已足以证明吴某的行为不构成表见代理。即使现在法院对吴某是否获得经营权调查核实,亦无法改变。
    第二层次才是吴某是否获得经营权以及获得时间的查明。
    对于吴某是否获得经营权及获得时间的问题,首先,根据再审一审法院调取的工商档案资料,双方均明确2013年7月15日前,一八酒吧的经营者仍是上诉人陈某。其次,上诉人陈某与吴某签订《酒吧转让合同》后,一直没有将营业执照等证照原件以及公章交付给吴某,证明上诉人尚未将经营权交付给吴某,吴某如需以酒吧名义对外签订合同,应取得上诉人的授权或确认。因此,事实上,吴某尚未获得一八酒吧的经营权,其个人行为不代表一八酒吧的行为。
    综上,无论从客观事实还是晋某源公司的举证情况来看,均无法证实吴某的行为构成表见代理,无法突破合同的相对性,因此,恳请贵院采纳本代理意见,依法撤销再审一审判决,判令上诉人无需对吴某的个人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此致

代理人: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
王永健律师
2015年9月28日

    注:版权所有,请全文转载,并注明广州律师网(www.108law.com)原创。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广州律师王永健,咨询电话13922105383。

0
首席律师
首席律师 王永健

首席律师 王永健

    首席律师 王永健,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公司法律事..[详细]
团队律师 吕捷宁

团队律师 吕捷宁

     吕捷宁律师,现为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中华全..[详细]
联系我们

广州维权律师网

  • 咨询热线:139-2210-5383
  • 传 真:020-66857289
  • 邮 箱:13922105383@139.com
  •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冼村路5号凯华国际中心7-9楼